贵阳商业银行承兑汇票贴现网
 ※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承兑汇票贴现优质服务商
纸票电票、背书打款、即时到账、安全可靠
客户咨询服务热线:
18275338406
热门搜索: as  test  承兑
常见问题
您的位置: 主页 > 贴现资讯 > 常见问题 > 票据从业者是蜕变还是隐退?

票据从业者是蜕变还是隐退?

作者:chenlei    发布时间:2019-11-20 17:04     浏览次数 :


--------解读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
 
 
 
2019年11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印发《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法〔2019〕254号) 的通知(下称纪要),《纪要》101序项中明确“票据贴现属于国家特许经营业务”同时强调“发现不具有法定资质的当事人以’贴现’为业的,因该行为涉嫌犯罪,应当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纪要》一经发出,全国所有的票据从业者均为之惊恐,纷纷通过探讨《纪要》内容,辨别此“行业”能否会因此终止。
 
票据从业者的产生基础和巨大市场
 
 
 
首先分析一下票据的存在基础,其存在的根本原因无外乎企业对资金的需求,企业融资渠道大体由三类构成,一是银行贷款,二是民间借贷,三是票据融资。
 
相对于银行借贷的高门槛和民间借贷的体量小及高利率,企业更倾魅于票据融资,即能够快速解决资金需求,所承担的利息又在可承受范围之内,对于项目优质又面临资金困难的企业,票据融资无疑是最佳的选择。而票据在企业之间的流通往往受到合同体量、付款时间、收票企业对票据的认可程度等因素影响,使企业快速融资的目的不能达到,银行的贴现门槛和价格又让企业不能或不愿意将手中的票据通过银行贴现获得现金,在此背景之下,票据从业者将自己起名为“票据中介”,一个“行业”蕴育而生,他们主打的“秒变现”、“高信誉”、“保售后”深得企业欢迎。
 
“票据中介”的介入,对整个票据市场产生了海啸般的推波助澜作用,由此产生了一些规模性的从业公司,如上海普兰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其30余家分公司遍及全国,甚至由于其突出贡献获得了全国五一劳动奖状。有需求就有市场,如此巨大惊人的体量,也让全国各家银行纷纷与具备实力的“票据中介”和衷共济,甚至开辟了面对企业直贴的互联网平台,预通过扩大市场占有率,在此间分一杯羹。对接票据转让的平台也因此应运而生,争相以票源、快捷、安全、低廉手续费等优势招徕票据从业者入驻,出现了“网商贴”、“同城票据网”等几十家平台的厮杀。由此,票据市场的资本总量已经不容小觑,其在资本市场的地位也日益凸显。
 
个别乱项及亟待明确的法律难题
 
 
 
近年来票据到期拒付事件时有发生,2018年宝塔石化集团财务有限公司承兑的电子银行承兑汇票出现到期不能兑付,造成重大不良影响,同年宁夏自治区政府成立自治区进驻宝塔石化集团工作组处理该事件。2019年重庆力帆财务有限公司承兑的电子银行承兑汇票同样因为到期不能对付,致使持票人大面积提起诉讼。其它小范围的不能兑付事件也在同时发生,有沈阳机床股份有限公司破产重整、天津物产集团财务有限公司不能兑付到期票据等等。
 
在这些个别乱项之中,不乏一些票据从业者,与票据签发人之间蛇蟠蚓结,让本身存在问题的票据参加到票据市场的流通,致使大量背书和持票的企业遭受损失。又因一些财务公司的“不当”操作,将本来应该在票据状态栏显示的“提示付款已拒付”字样,变成了“提示付款待签收”、“结算已结清”等记载,持票人因财务公司特殊操作形成的“事实”,造成主张票据权利困难,个别持票人为了应对该“事实”,对票据进行“非拒付追索已经清偿”的操作,也实属无奈之举。
 
还有持票人期前提示付款后,票据到期时,财务公司做出“结算已结清”操作,持票主张票据权利之前是否应当再次提示付款等等一些法律难题,亟待统一司法口径。本次《纪要》并未对此进行解答,静待后续文件。
 
《纪要》理解及票据从业者去留
 
 
 
本次《纪要》除明确了开篇所述的“票据贴现属于国家特许经营业务”及“不具有法定资质的当事人不得以’贴现’为业”之外,未以列举的形式明确“贴现”的定义,同时《纪要》101序项前后二个自然段对票据权利裁判口径的说明更接近于以纸质票据为基础进行的阐述,如第一自然段的“…该行为应当认定无效,贴现款和票据应当相互返还…”。
 
文中提到的“返还”在民事诉讼案由中,将其归类为“票据返还请求权纠纷”。审理要点是,以持票人持有案涉票据是否违法或违约,要求持票人返还票据原件的理由是否成立。对于纸质票据的返还,交回原件即可完成。因该类案件往往发生在票据到期后,对于电子汇票,票据到期除追索外将无法进行背书操作,而票据在没有拒付的情况之下,是不能提起追索操作的,且追索操作能否视为返还的一种,无明确规定。故此,对于电票汇票而言,持票人的返还将出现事实上的不能操作。结合分析来看,《纪要》此处描述的情形应当是个人以票据“贴现”原因,持有纸质票据。再看第二自然段的“…该“贴现”人给付贴现款后直接将票据交付其后手…”。文中提到的“交付”,很明显的属于纸质票据流转形态,票据的转让是以背书形式来完成的,而“交付”不是票据转让的形式,只是对票据占有(或持有)形态的变更,对于电子票据而言,其持有形态必须在企业公户上背书完成,个人不能也无法持有电子票据,而且电子票据的“交付”和背书转让是同时完成的,不存在只“交付”不背书的情形。
 
通过以上分析,本次最高院的《纪要》是以纸质票据流转为基础进行描述,但是又强调了贴现是特许经营业务,发现不具有法定资质的当事人以“贴现”为业的,因该行为涉嫌犯罪,应当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这里的当事人并没有明确排除票据从业者注册的从业企业及其法定代表人或实际控制人。大多数票据从业者也是基于这点,目前已经清仓,持币观望。《纪要》为最高院统一裁判口径发布的文件,会与其以往的判决保持一致,以前判决观点中,对企业之间对价转让票据认定为“法律对此并无禁止性规定”,并不与本次《纪要》矛盾,本次《纪要》强调的是禁止以此“为业”,因《纪要》描述的情形均是以纸质票据流转为基础,对自然人参与票据“贴现”的法律后果进行评判,对于以企业名义从事电子票据对价转让行为的法律后果,尚需加深讨论和理解,由此可见,本次《纪要》进一步发出官方解释的空间还很大,就目前状态下需审慎行为。
 
票据市场在资本市场占比巨大,也是企业融资必不可少的主要途径之一,在票据从业者陆续撤出之后,其资金缺口由何种资金来弥补,尚需进一步观察。对于票据平台的前景预测,“网商贴”对接银行与企业的模式,是否为其它平台所效仿,票据从业者是否将市场资源转化到自己钟意的平台转作股东,从票据“贴现”获利转为股权分红获利,蜕变亦或隐退。

[返回]   
上一篇:没有了